您的位置:

首页> 玄幻仙侠> 圣源 1-3

圣源 1-3
 第一章  圣元仙

  齐元国以北千裏,山川密林遍布,猛虎兇兽出没,是乃最爲熟络的猎人,都
不敢轻易涉险的一处要地。

  然而也就是在这处群山的深处,却盘踞着世俗人称三门五宗的绝世仙门,圣
元门!

  今日又到三月十三,春意初来,同样也是圣元门三年一次的招收大会。

  这一日,不论是否齐元国内,周遭郡县,但凡有能力在日出前到达圣元门山
脚下,并成功接受考验者,都可以直接进入圣元门外门接受考验,成爲圣元门外
门弟子,而若是体内拥有仙根者,更是可以被收爲内门弟子,成仙不死,拥有无
上神通。

  早在半月前,便陆续有人赶至圣元山下盘踞等待,加上这些天慕名而来之人,
天亮之前,圣元门山下等待之人,竟有数万余许。

  日出刚至,伴着一声悠远古锺声响从山顶响起,在衆人惊慕的眼神中,一名
身穿白袍,手拿浮尘的白发老人竟从空中徐徐飘落,他脚下踩着缥缈云烟,却是
和神话中的神仙模样相差无几。

  「老朽圣元门二长老虚若,此次代表圣元门,感谢诸位不辞辛苦远道而来。」
只见那自称虚若的老者唇齿未动分毫,却将这清晰的话语传遍了整个山谷,使得
山下近万余人全都听到了圣元门客气的致辞。

  虚若目光扫过山下衆人,接着说道:「本次招收大会和往年一致,那幺就此
开始……」伴随着声音落下,虚若右手握着的浮尘向前挥出,顿时,万缕青烟凭
空而化,在空中挥腾飞舞,随即又有如活物一般,向着山下衆人飞去。

  就在山下衆人惊慌之际,虚若淡然的声音再次适时响起,「衆位不必惊慌,
此乃仙灵之气,入体有延年益寿之效,而若是掌心现有黑白印记者,其后可随我
接引弟子入外门接受考验……」

  声音还未落下,虚若已经在空中化爲一缕白光,重新归入了云中。

  当衆人还在感受体内微妙变化之际,圣元门山顶,十几只仙鹤背坐着十几名
青袍青年,缓缓降落在了大家面前。

  率先的一名道童当即开口说道:「请掌心有黑白印记者自行入我外门考验,
其他衆人可自行离开……」

  在圣元门的巨大威仪之下,一切似乎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……

  。。。。。。。

  圣元门所属大山共有十八座,每座高达百丈有余,大山相连,其中共可分爲
三层。

  最外层十三座大山乃爲外门山,其中共居有外门弟子两千余人,外门中人大
多修炼内家心法,并负责处理圣元门世俗之事。

  中层大山共有五座,则爲圣元门内门,这其中弟子不过五百余人,可门内随
意一人下山,皆都可称之爲武林一等高手。内门弟子大多身具仙根,虽然资质不
等,但却可以真正修炼到所谓的仙家功法,并可服用圣元丹,提升修爲,享凡人
所不能享的福报。

  而真正的圣元门,据说隐藏在云雾之中,这其中弟子虽不过三百余人,却人
人拥有呼风唤雨,长生不老的神通,可以被世俗真正称之爲——仙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「若雨师妹,你看,这裏可就是我们圣元门内门所属啦。」

  圣元门内门之外,一名穿着灰色长袍,年级四十左右的男子一脸殷切的对着
身后的女子介绍道:「圣元门门规森严,外门弟子除非拥有外门长老的手谕,否
则不可进入我们内门,当然啦,你可以放心,我们内门弟子却是可以随意出入外
门之中。」

  被称爲若雨的女子同样身着一袭灰袍,然而这普通的衣服在她穿来,却尽显
美丽。

  修身的长袍勾勒出一副近乎完美的曲线,如玉般的脸颊,透着几分浅浅的殷
红。乌黑长发简单的披在身后,女孩看起来也不过十六、七岁的模样,可是那一
双灵动的双眸,却仿佛透露灵气一般,引人无限遐想。

  若雨微微染着薰红色的朱唇轻啓,声音调皮的答道:「多谢顾师兄啦,不过
我们内门弟子可以随便下山回家吗?」

  顾师兄闻言当即耐心的解释道:「那可不行,若雨师妹你虽贵爲齐元国公主,
不过从今日开始便是圣元门内门弟子了,我们内门弟子身着灰袍,虽可随意出入
外门,不过若是下山却是还得向执事长老彙报才行,师妹你体内仙根虽有三等,
不过却也得加紧修习,争取早日进入上面才是啊。」说着,顾师兄眼神偷偷上瞟,
却是意有所指。

  「嘻嘻,顾师兄说得是,以后在内门裏还要请师兄多多指点若雨才是啦。」
若雨甜甜一笑,两个浅浅酒窝露出,顿时惊豔无比。

  顾不咕受此称赞,心中一阵窃喜,当即笑道:「哈哈,好说好说,我进入内
门二十余年,修爲虽不过练气四层,但是内门炼丹长老却是我的长叔,将来若是
师妹若有任何请求,我顾不咕自愿爲师妹效犬马之劳。」

  「嘻嘻,那若雨就提前谢过顾师兄了。」若雨轻轻顿首,不经意间脸上露出
一抹嫣红,更是看得顾不咕心神乱跳,狂咽口水。

  「妈的,这小娘子年岁不过十七,竟长得如此魅惑,若不是她贵爲齐元国的
三公主,我今晚就想办法把她给干了。」顾不咕心中不无恶意的想到,仗着他亲
叔是外门炼丹长老的关係,这二十多年来,他早就暗地裏睡了几百个外门女弟子。
而今天,顾不咕更是自诩走运,竟然被幸运的指派爲了新晋内门弟子的接引使。

  在贿赂了几个执事的内门弟子之后,顾不咕轻松拿到了刚加入圣元门内门新
弟子的资料,而玄若雨,作爲齐云国当朝三公主,体内更是具备有三等仙根,这
等百裏无一的过人资质,当时便被他暗中盯上。

  要知道,仙根共分爲六等,除去第六等的僞仙根外,只要具备五等仙根以上
资质者,便可进入圣元门内门进行修习。

  他顾不咕也不过是刚达到五等仙根的垫底资质而已,在其亲叔大量的丹药帮
助下,修习二十余年,才堪堪达到练气四层,此生若无其他机遇,恐怕这辈子都
无缘筑基,更别谈进入真正的圣元门之中,享受成仙的乐趣了。

  而玄若雨的及时出现,却好像点亮了顾不咕内心的一盏明灯,给了他再次成
仙的机会……

  三等仙根,便是在内门之中也属资质上等者,只要玄若雨心智坚定,加上丹
药充足,顾不咕完全相信,她能在十年之内便可达到筑基修爲,到时候只要通过
内门比试,便可加入真正的圣元门,修习到传说中的绝世仙典。

  而他要做的,就是神不知鬼不觉的把玄若雨给控制,并使用一种禁忌的术法,
偷偷窃取玄若雨体内的灵气,只要假以时日,顾不咕完全相信,面前这个相貌和
资质都属上等的佳人,迟早会变成他自己的禁脔。

  想到这裏,顾不咕难免心中急切,不过脸上却装作和气的道:「若雨师妹,
不如我先带你去丹房找我长叔领取丹药吧,你仙根上等,还是抓紧时日修炼爲好。」

  「好呀,我在皇宫裏就听说过圣元门的丹药啦,顾师兄要多结束几种弹药给
我才行。」玄若雨扑闪着两个大眼睛,一脸期待的看着顾不咕,那充满灵气的双
眼就好像两颗真正的仙丹一般,差点把顾不咕的魂魄都给吸了进去。

  「哈哈,师妹我告诉你啊,我长叔所炼丹药,便是内门弟子不可或缺的修习
宝物啊,你且听我细细道来……」顾不咕受此称赞,当下喜形于色,却是一边向
着玄若雨介绍,一边领着她向丹房走去。

  ……

  「师妹,你刚才已经拿到我们内门弟子修习的心法,却不知内门弟子除平日
修习功法外,每月还可在丹房领取五枚下品黄元丹,每日修习功法前含服一枚于
舌下,修习所得灵气可事半功倍啊。」

  听着顾不咕的介绍,玄若雨看着掌心刚刚领取的五枚黄元丹,这每一颗丹药
才不过米粒大小,不过却透露着一股幽静的淡淡清香。

  若不是亲眼所见,她怎幺都不会相信,这小小的一枚黄元丹,却是辅助人修
习所不可或缺的宝物。

  看着手心的丹药,玄若雨当即嘟起了嘴巴,有些不满的道:「哼,师兄你长
叔可真小气,居然一个月才给我5 枚黄元丹。」

  顾不咕虽然满脸汗顔,却依旧耐着性子继续解释说道:「师妹你有所不知啊,
我圣元门虽地大物博,但是这丹药也不是凭空捏造而来。炼丹需有百年以上的几
味药草,或是世间奇珍异宝才可得之,圣元门内门弟子五百有余,但内门炼丹长
老却不过二位,除去日常修习之外,外门弟子每五年只可有一枚黄元丹领取,我
内门弟子每月可领五枚黄元丹,已是大大的不易了啊。」说着,顾不咕语气一转,
接着道:「不过……看在师妹和我交好的份上,回去之后,我会给我长叔美言几
句,今后让师妹每月可领取十枚黄元丹便是。」

  「嘻嘻,那我就先谢谢师兄啦。」玄若雨眉目一动,顿时收起了手中的黄元
丹,说着便要向顾不咕行礼。

  「无妨无妨……」顾不咕说着,却是趁机伸出了双手,故意托住了玄若雨纤
细的双臂,入手之处,只感一片柔滑,就好像摸着块温暖的细腻美玉一般,一时
之间,顾不咕竟然癡了。

  「师兄……」玄若雨嘤咛一声,从未被男人触摸过的身子一时僵住,眉目之
间竟是浮动了几分春意,更是羞得低下了脸,好不动人。

  「啊,哈哈哈,师妹小小年纪便如此美豔,师兄我一时失了神,哈哈……」
回过神来的顾不咕当即放开了玄若雨软弱无故的双臂,他小腹之中虽有一股邪火
躁动,不过爲了筑基的大计,他却是必须在玄若雨面前装出一副老实人的模样才
行。

  出乎顾不咕预料的是,玄若雨竟很快收敛了脸上娇羞的模样,她突然歎了口
气,留下一脸蒙蔽的顾不咕,向前迈初几步,小脸略带几分哀愁的道:「唉……
大家都以爲成仙很好,可是等到成仙,都不知道要等几十年了……」

  「师妹言重了,师妹可是三等仙根,不过十年,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筑基,真
正修习到圣元门的绝世仙典!」顾不咕看着玄若雨动人的背影,嘴上虽正然的说
着,但心中却想:「小娘子,再等一月,等你服食了我精心调配的黄元丹,嘿嘿
嘿……」

  「十年……要等十年啊……」玄若雨轻轻自语,看着面前重叠交错的大山,
那一双灵动的眸子竟意外的显得有些失落。

  顾不咕虽听到玄若雨的自语,却没有完全当一回事,只当她是乏了,当下灵
机一动,率先开口说道:「啊,若雨师妹可是感到累了,不如师兄这就带你前往
你的住处,先好好休息一番。」

  「好吧,那就又有劳师兄了。」玄若雨嬉笑着却是已经收敛起了那副失落的
模样,她回过身来,一脸甜甜的笑意。

  正在这时,山路阶梯的拐角处,一位身着白袍的老人拿着一捧竹扫把,忽然
出现在了玄若雨的视线中。

  玄若雨目光闪烁,当看清石阶上扫地之人的身影之时,她朱唇张开,有些不
敢置信的惊异问道:「啊,顾师兄,那个……那个……」

  「啊?」顾不咕好奇转身,当他看到山路阶梯扫地人的背影时,脸上的表情
顿时变得有些奇怪。

  要知道,圣元门门规森严,外门弟子全部身穿黑色长袍,便是外门长老,也
通常由年级较大的内门弟子担任,同样身着黑色长袍,不过在其袖口处,缝有灰
色长边,用于识别长老身份而已。

  而内门弟子,便全部身穿灰色长袍,在其袖口处,同样缝有青色长边,用于
识别内门长老身份。

  而青色长袍,便是只有圣元门真传弟子,只有达到筑基修爲,并且年岁在八
十以下,又或是尚具有成仙潜力者方可穿着,青衣弟子若是年岁已高,或是自主
辞去弟子修爲,修爲低下者,便会送至内门担任要职,而顾不咕的长叔,便是因
爲年岁已高,从那青衣弟子退下而居。

  而白衣长袍,便是圣元门绝对身份的象征。

  那一早在衆人面前现身的虚若长老,便是圣元门八大长老之一,也是真正翻
手爲云,覆手爲雨的大神通者。但凡在圣元门内身穿白袍者,莫不是具有大修爲,
大神通的能人。

  也难怪玄若雨看到这白袍老人的身影如此惊异,便是在齐元国内坐镇的仙师,
也不过是圣元门的青衣而已,乍一看到这一名身穿白袍的老人手拿竹扫把在石阶
上扫地,便是谁看到了也会大爲吃惊。

  「顾师兄,这是门派中的大长老吧?他老人家怎幺会拿着扫把在这裏扫地呀?」
玄若雨美目忽闪,她目光紧紧盯着正在石阶上扫地的白袍身影,声音压低,轻轻
向着顾不咕开口问道。

  顾不咕面色怪异,当即说道:「唉,你第一天进入内门,也难怪如此,当初
我第一次进入内门看到他时,差点就向他行跪拜大礼了啊。」

  「啊?门派不是规定所有弟子见白袍长老都要行跪拜大礼吗?难道他是冒充
的?」玄若雨眼眸转动,不解的问道。

  「嘘,你小声点,圣元门裏哪有敢冒充白袍长老的家伙啊。」顾不咕背后被
玄若雨的话吓出一声冷汗,不过当他看到玄若雨目光始终不离那白袍身影之时,
竟然莫名升起一股邪火,当下也大胆的朝着白袍身影怒吼道:「老不死的家伙,
赶紧给我滚开!」

  石阶上扫地的白袍身影听到顾不咕的怒骂,竟没有丝毫的生气,只见他拿起
手中的竹扫把,蹒跚着向一旁走去。

  玄若雨也是被顾不咕的行爲惊得捂住了小嘴,不过当她看到白袍身影蹒跚离
去的时候,更是对这人的身份起了强烈的好奇,也难怪顾不咕的胆子这幺大了,
这人虽然穿着一身长老的白袍,可是看那一头白发,满脸皱纹的模样,这分明就
是一个行将就木,都快要老死了的人了。

  顾不咕没好气的撇了撇嘴,开口解释道:「师妹啊,那家伙根本就不是什幺
白袍长老,他早年不过是世俗中一名武林高手,意外救助了派中一名内门弟子,
并且身负重伤,后来那名内门弟子在机缘巧合之下,竟然成爲了青衣真传弟子,
并且被门派长老点拨,经过百年苦修,成爲了我圣元门白袍长老之一,爲感谢这
家伙的救命之恩,那名白袍长老便将他安置在内门之中,以白袍长老身份相待。」

  玄若雨闻言眨巴眨巴双眼,接着道:「那你师兄你刚才爲什幺要兇他呢?」

  「这个老不死的,在当年便受了极重的内伤,若不是那位白袍长老这些年来
一直用体内真气爲他续命,这家伙早在一百年前就已经死了。」顾不咕满脸不岔
的接着说道,「师妹你有所不知啊,这老家伙五髒俱碎,该死不死,尤其是这十
几年来,每天都得食用一枚玄元丹续命啊!」

  玄若雨美目之中充满震惊,声音颤抖的道:「啊?……就……就是真传弟子
才能吃到的玄元丹?」

  「正是如此,没想到师妹你竟然知道玄元丹……」顾不咕有些意外,随机他
想到玄若雨的身份,当即释然了。

  「我也是听到皇宫裏的仙师说的,恩……据说吃下玄元丹可助人伐毛洗髓,
恩……好像还是天地灵气彙聚的,普通人吃了可以祛除百病,还能延长寿命呢…
…」玄若雨一边挠着脑袋,一边回想着自己儿时从仙师嘴中听到的话,一脸呆萌
的道。

  顾不咕闻言面色苦楚,心有不甘的说道:「师妹你却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,
玄元丹乃是我圣元门白袍长老亲自炼制的绝世仙丹,若是凡人服用,不过增长十
年寿元而已,可若是被我们内门弟子服用,便是师兄这等五等仙根,不过一年,
也便可进入筑基修爲啊!」

  玄若雨这才知道玄元丹的逆天功效,转念一想,她这才小心的问道:「那他
…他到底吃了多少玄元丹了?」

  「自我入门开始,便听闻过去师兄说起,说起来……恐怕至少也吃了三十年
了吧……」顾不咕想起那些被老不死吃掉的玄元丹,可谓痛心疾首,整张脸看起
来就好像生吞了一只老癞蛤蟆一般。

  「其他的长老和弟子就没有意见吗?」

  「唉,你有所不知,被他救下的那名白袍长老便是负责门派中炼丹的虚丹长
老,他老人家自己炼丹给自己的救命恩人吃,其他白袍长老都没有意见,其他弟
子又怎幺敢有意见呢……」

  玄若雨双眼转动,继续追问:「可是……这幺多的玄元丹,就不会有别的人
去他那抢吗?」

  「师妹切不敢如此说话!」顾不咕面色大变,再环顾四周确认无人之后,这
才小心的道:「那家伙虽然只是凡人,不过终究是白袍长老的救命恩人,平日裏
师兄弟虽然对他言语不和,不过那也只是私下的,这老家伙不计较而已,若是真
的出了什幺事被白袍长老得知,我们这些平日裏欺负他的人可都得魂飞魄散啊!」

  「嘻嘻,师兄你放心啦,我刚才只是开玩笑的。」玄若雨甜甜一笑,看起来
似乎真的只是好奇而已。

  顾不咕悄悄松了口气,对这个说话大大咧咧,古灵精怪的公主似乎有些架不
住一般,他无奈的道:「如此就好,不过好在那老家伙也活不了多久了,玄元丹
虽然神奇,不过对凡人的效果终究有效,何况这家伙久病缠身,即使靠着玄元丹
吊命,恐怕也没几天好活了。」

  玄若雨灵机一动,再次问道,「顾师兄,那他每月也会去丹房领取玄元丹吗?」

  「那倒不是,玄元丹这种高级的东西,就连我叔每个月都只能领取十颗而已,
又怎幺会在内门丹房裏呢,听说虚丹长老每次在闭关前都会派座下弟子将玄元丹
送到这老家伙那裏去,哎,说起来,昨天晚些时分就看到一位青衣师兄下山了呢
……」顾不咕在前领路漫不经心的说着,说着好像突然想到了什幺,吓得连忙转
身,紧张的看着玄若雨,有些结巴的问道:「师妹……你……你问这个干嘛啊?」

  「啊,我只是好奇而已啦,嘻嘻,顾师兄,你再给我讲些门派中其他有趣的
事吧。」玄若雨调皮眨了眨眼,就好像小孩子对大人的故事非常感兴趣一样。

  「啊,那就好,师妹你可千万别对他动什幺歪脑筋啊,不然若是惹得虚丹长
老升起,别说你和我了,就连整个齐元国都得给那个老不死的陪葬……」

  顾不咕不疑有他,当即继续领着玄若雨向石阶走去……

最热图片   收藏网址www.gk41.com

最热小说   收藏网址www.sw04.com